L'exposition LIU Ming sur RFI China
巴黎 画展 - 
发表日期 2012年 3月 23日 - 更新日期 2012年 3月 23日

旅法艺术家刘鸣画展

现代人的娱乐活动是刘鸣喜欢表现的主题。
现代人的娱乐活动是刘鸣喜欢表现的主题。
刘鸣

作者 艾米

位于巴黎六区 的优画廊(Yu Galerie)继续推介华人艺术家的作品,3月20号揭幕的旅法华人艺术家刘鸣的《光线》系列将观众带进一个后波普艺术世界。这是刘鸣的作品首次在优画廊展出,画展将持续到4月30号。

数码像素改变了人们对色彩和形状的理解

 刘鸣的这个系列作品采用的是点彩画的方式,奇妙的是,他的主要绘画工具不是画笔,而是普通的棉花签。画面远看是清晰的生活,尤其是娱乐生活的场景,近看则是各种颜色的圆点,这种视觉和感觉上的差距给画面造成一种奇特的效果,象画又象照片,既真又虚。在画展的开幕式上,刘鸣向大家解释说他点彩画方式的灵感来自现代生活中无所不见的数字和数码世界。

 

酒店 50*50cm
刘鸣

当电脑和数码相机成为人们生活中普通用具的时候,刘鸣感到世界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的。他说,学画的人都知道色彩是一种感觉,是一种不确定的东西,在过去,摄影的胶片在化学作用后出现图像,自从有了数码相机,刘鸣认为用数字产生图像的本身就有了另外一种概念。他之所以对数码像素产生巨大的兴趣,是因为像素可以帮人理解色彩和形状,这与过去的理解方法截然不同,对一个画家来说,图像和色彩都不再是感觉,而变得很具体,尽管刘鸣继续在自己的绘画范围里创作,但是数码的出现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改变了他很多想法。的确,在看一张数码照片的时候感觉很真实,但当数码照片被放大许多倍以后,照片就完全失去了原面目,而成为各种颜色的点和数码。这也就是刘鸣的作品让人产生那种即清晰又模糊的感觉的奥妙所在。

 

刘鸣解释说:“我一直有一种比较矛盾的想法,一方面比较喜欢绘画,但绘画本身有一种特点让我感到很不舒服,这就是画家与绘画之间的紧密关系。” 也就是说画家在创作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投入太多的情感,这是他所不期望的,因此他就想尽办法去除这些个人化的东西,后来就找到了用棉签来画点彩画的方式,他说:“我觉得在我的创作中图像是最重要的,至于我是谁,从什么地方来的,以及我的情绪如何都不重要,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展开一个公共空间,而不是将注意力集中到我这个人身上,所以一开始我用笔画,然后在上面覆盖上一层颜色,让绘画和色彩来掩盖我的情绪。但之后我就发现点是最好的办法,因为点不带情绪,没有方向,没有力度,也没有空间维度,不包含其他的东西,当无数个点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一条线,当无数个点扩延开来的时候,就是一个面,所以就更客观化,从而完全可以实现我希望的去除个人情绪的目的,我觉得这是吸引我用点来创作的原因,而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发现。数码是技术,是理论,这就是我和数码之间的关系。”

刘鸣出生于南京,曾在南京艺术学院学油画,1991年来到法国定居,虽然没有进巴黎和法国的美术学院继续深造,但他自己一直都在学习,因为法国有很多东西只有自己去体会和解决才行,很难说清楚,在美术学院也很难学到。

 他在2003年前后开始用棉签创作点彩画,过去都是画在画布和画板上。这次则是画在有光线的媒介上,也就是在有机玻璃上,从有机玻璃后边来打光,光线穿过有机玻璃,透视出来,所以整个画面就显得更有光彩,不只是是正面照明的光线,画面后面也有光线,会产生灯箱广告的效果。

 多媒体时代的集体视觉体验

 刘鸣《光线》系列表现的主要是现代人的娱乐和生活场景,有不少海边,滑雪场拥挤的人群,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的人脸上都没有什么显示个性的表情,动作也都相似,在色彩鲜艳的背景衬托下,带有机械性的动作和僵硬的表情,催眠式的微笑的人群更象没有思想的机器人。画面似乎也不具备国家特色,世界各地都一个模样。

 

婚礼
刘鸣

刘鸣在画展开幕式上也解释了画海滩和滑雪场的初衷: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人生活在自然里,还是生在人造的空间里?海滩固然很好看,但对我来说,更深层次的地方并不在此,我一直想知道该如何定性海滩,究竟是个自然物,还是个人工环境。画面构成我工作的一种动力,至于别人是否用同样的方法来理解作品就不重要了,这是一个公开的话题,我不想解释和定义我的作品。观众在看作品的时候会得出自己的答案,而且很想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和解释这些作品的。艺术是内容,动力,哪怕可以展示艺术的形式和内容,但并不太容易将动力完全展示出来。”

 

那么,是否可以说刘鸣的绘画接近我们这个多媒体时代的人的集体视觉实验?也就是说是电视机和电脑的屏幕提供的画面。作为画家,他特别强调“不是绘画的绘画”,他认为这是唯一一个在波普艺术和超现实主义艺术以后最能够表现后工业主义社会的绘画方式,让“消费者”们重新获得尊严,让他们重新恢复人性。为此,需要一种富有特殊力量的作品。非绘画的风格并不是反绘画,因为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作品实际上都是画出来的。这是唤醒观众意识的必要条件之一。刘鸣通过绘画成了一个新波普艺术的领头人。从2006年以来,他在法国和韩国举办过一系列展览。

 一些评论家也认为新波普艺术家,尤其是刘鸣所做的事主要是给人们揭示出一个冷冰冰的事实,也就是我们的世界现在已经变得几乎不适合于人类居住了, 这个世界显得单调,悲伤,从各方面来看都显得令人失望。

 美术评论认为刘鸣的绘画想表达的是:“还有什么比赶时髦更令人悲伤的?”刘鸣说的所谓“不是绘画的绘画”有无挑衅的意思?在寻找将艺术家和主题,画作本身隔开的距离正是他要向观众所呈现的内容:当然距离无法呈现出来,但康德曾说过,要表现不可表现的事物, 这些通过绘画的手段创作出所谓“不是绘画”的绘画恰恰表现出这种严谨做法的矛盾性。从这个角度理解,刘鸣用棉签点画出来的形形色色的人群就一目了然了。

优画廊
 

 

关键词 中国文化在法国